贾逵是汉末三国名臣、名将,历事曹操、曹丕、曹叡三代人,为了曹家的江山鞠躬尽瘁、死而后已,堪称国之干城。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此人的儿子却完全反其道而行之,成为国家的逆臣贼子,在历史当中留下千载骂名。此人,便是魏朝豫州刺史贾逵,他的儿子便是弑杀魏帝曹髦的罪臣贾充。

贾逵本名贾衢,字梁道,虽然出身于河东望族,但到了他这一代,家族早已衰败不堪。贾逵的家中穷得叮当响,隆冬腊月时节甚至连御寒的棉裤都没有,每次去大舅哥柳孚家借宿,时不时还要顺走人家的裤子。贾逵虽然穷困,但胸怀大志,喜欢舞刀弄枪、玩兵棋推演游戏,祖父看到后经常夸他是当大将的料儿,便向他口授兵法数万言,让贾逵终身受益。

贾逵成年后经人推荐在河东郡担任郡吏,后升任绛邑县长。曹操攻取河北后,贾逵被征辟为司徒掾,后又以议郎身份兼任司隶校尉参军,在钟繇的手下任职。曹操西征马超路过弘农时,有感此地作为军事要道需要能人镇守,便任命贾逵为太守。贾逵德才兼备、政绩突出,所以在因事被免不久,仍被曹操提拔为丞相主簿。

贾逵为人机智果断、娴熟兵法,在辅佐曹操期间,与夏侯尚并掌军计,提出过不少富有远见的谋划,所以深得曹操信任。曹操薨逝后,贾逵以谏议大夫的身份负主持丧事,平定青州兵骚乱,怒斥从长安赶来索要魏王玺绶的曹彰(曹操第三子),又力排众议,将曹操的灵柩护送至邺城,并敦请曹丕继承王位。曹操死后,魏国之所以能安然度过危机,贾逵居功至伟。

曹丕即位后,对贾逵感恩戴德,不断地提拔他的官职。在曹丕称帝之前,贾逵已做到豫州刺史的位子。贾逵在任豫州刺史期间,兴利除弊、锄强抑暴,政声卓著,被曹丕赞为真正的刺史,并要各州以贾逵为榜样,为官一任、造福一方。

豫州南部因与东吴接壤,贾逵便在边境设置哨兵,修缮兵甲,以加强战备,使敌军不敢进犯。黄初六年(225年),贾逵因跟随曹休、张辽因征吴有功,获封阳里亭侯,加号建威将军。

明帝太和二年(228年),大司马曹休被东吴鄱阳太守周鲂诓骗,率军十万前往接应周鲂,以图接收鄱阳,结果石亭一带遭遇吴军埋伏,损失惨重。就在曹休即将全军覆没之际,贾逵率军驰援,在夹石设置疑兵,并率主力迎击吴军,成功地帮助曹休突围。

曹休突围后,却埋怨贾逵救援太迟,当场对他进行呵责,但贾逵却并不动怒(在《虎啸龙吟》中,贾逵救助曹休突围的功劳,被司马懿“剽窃”)。

曹休平素与贾逵不和,经常对他进行恶意攻击和谗毁,导致贾逵在豫州刺史任上,久久不能再提升。但在石亭全军覆没之际,贾逵却不记前嫌,对曹休奋力相救,事后面对曹休的刁难又不为所动,因此深受时人的赞誉(“休犹挟前意,欲以后期罪逵,逵终无言,时人益以此多逵。”见《三国志·魏书·卷十五》)。

同年,贾逵逝于任上,享年54岁,谥肃侯。贾逵一生忠于魏朝,以国事为忧,从不计较个人得失,即使在临终前还对身边的人讲:“我受国厚恩,恨不斩孙权之首以见先帝,丧事一概不得有所修作。”贾逵病故后,魏朝对其屡加褒赠,明帝东征路过贾逵祠时曾予以拜祭,魏帝曹髦也曾到访贾逵祠,并下诏加以修整。

贾逵早年与并州名士王凌、司马朗结为好友,跟司马朗的弟弟司马懿私交也不错,后者一直视贾逵为可尊敬的师长。等到司马懿篡夺魏国军政大权,并以极残忍地方式诛杀王凌等人后不久,突然患病,经常在梦中看到贾逵、王凌作祟索命,没多长时间便惊吓而死。

“嘉平三年六月,帝寝疾,梦贾逵、王凌为祟,甚恶之。秋八月戊寅,崩于京师,时年七十三。”见《晋书·卷一·帝纪第一》。

不过颇具讽刺意味的是,作为魏朝大忠臣的贾逵,竟然生了一个不肖子孙,日后变身司马家的走狗,不仅为司马昭篡魏积极奔走,还指使部将弑杀魏帝曹髦,留下千载骂名。此人,便是贾逵的长子贾充。父子行事如此乖离相悖,也难怪曹魏大将诸葛诞在贾充到访,并劝告他归顺司马昭时,痛骂对方不配做贾逵之子。

贾充与诞相见,谈说时事,因谓诞曰:“洛中诸贤,皆原禅代,君所知也。君以为云何?”诞厉色曰:“卿非贾豫州子?世受魏恩,如何负国,欲以魏室输人乎?非吾所忍闻。若洛中有难,吾当死之。”见《魏末传》

作为魏朝的大忠臣,贾逵为曹氏鞠躬尽瘁、死而后已,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却反其道而行之,成为千夫所指的逆臣贼子。贾逵泉下有知,不知该做如是想。

首页时政